營造夢想屋,女人是玩家

Yvonne的家,位於「西溫哥華」(West Vancouver)

說女人是「玩家」,首要原因就在於女人的天性。總體來說,女人天生感性,是「藝術型」,男人則比較理性,屬「科學型」。雖然大藝術家似乎男性居多,但在大眾層面,普遍情形是女人對顏色、花樣、風格更敏感,對事物的審美遠比男人細膩講究。

開門踏入,洗手檯「火紅的熱情」撲面而來。

這是一間偏處屋角的小小洗手間,未漆之前全白色,感覺局促,不會想在裡面多待。現在,全室亂走紋的濃紫仿飾漆,透出火一般的熱忱,給人以「血脈賁張」的興奮感,而門框窗臺對比鮮明的亮綠艷黃,又送來幾絲清涼的快意,多少平衡一些全牆「火一般的熱忱」。如此大膽的色調搭配,營造出意外的加勒比風情,參觀者有人笑說「悶騷」,有人驚嘆「豪華」,這間不按常理出牌的小洗手間,成了很多造訪客人的最愛。

﹕開門踏入,洗手檯「火紅的熱情」撲面而來。

在溫哥華的華人社區,實際落地「當家」的,多半是女人。買了房子之後,大家都想把它裝扮成自己完美的「夢想之家」。而在家居的裝璜布置方面,由於牆面顏色、花樣的處理,是構成室內氣氛和風格的一大因素,因此,牆壁如何油漆,是很重要的考慮點。

抬頭,洗手檯的上側也讓人驚喜興奮。

﹕抬頭,洗手檯的上側也讓人興奮

然而,一到和油漆師傅溝通的時候,由於女人重「感覺」,很多人往往詞窮語盡,道不明說不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最終顏色效果。這時,思維「理性」,希望很快能決定用什麼顏色的男性油漆師傅,常常難以理解這些女屋主為什麼如此挑剔、麻煩,她們到底想要什麼。在這上面,性別差異似乎也成了一道溝通的阻隔。

坐著也不閒 ―― 現代抽象畫有時很耐看,何況要仰視。




筆者身為女性,尤其被謔稱對顏色搭配極端講究的「色魔」,特別深深感觸到,在這方面,女人和女人之間共有的對話語詞和溝通「波段」,真的和男性有滿大差別,還是女人和女人最能理解對方心裡想什麼。很多屋主所要的「感覺」,不但要有特別的傾聽能力,也需要女性特有的敏感和細膩去「捕捉」,才能理解透。當然,要把這些「感覺」最終變成「牆藝」的色調果效和風格氣氛,更需運用各種不同的調色技巧和上漆技法。附圖的洗手間,就是本漆坊配合女屋主,大膽「玩色」出來的「傑作」。

﹕坐著也不閒 ―― 現代抽象畫有時很耐看,何況要仰視。





↓﹕抽象畫的顏色,與背景有呼應,有反差。

抽象畫的顏色,與背景有呼應,有反差。面積只有這麼大,左下角的土黃色就是洗手檯,可是視覺效果豐富極了,不是嗎?

﹕洗手間面積只有這麼大,左下角的土黃色就是洗手檯,可是,小小的空間裡,視覺效果豐富極了,不是嗎?







圖、文、設計施工﹕林督,發表於2003.04.03 溫哥華「世界日報」
本網頁圖片2~5由Yvonne提供